今天是2005年的第一天,方才跨出暖暖的坑道口,到了只有七度的坑道外,只有一個想譙人的念頭。

2004年的最後一天我在幹麻?!我絕對沒那種閒情雅緻跟大家擠在一起,一同高聲大喊新年快樂,然後再一堆人抱在一起,那太矯情了,也沒那種必要,革命軍人是不做這種事的。

伊諾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